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爱清和美娴,一放学就马上往爱清的家里跑



才一进了门,爱清示意美娴保持安静,两人蹑手蹑脚的走进了爱清房间,然后关上房门。



「他们在隔壁吗?」美娴轻声问。



爱清点了点头,两人小心地把耳朵贴在墙上,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。



隔壁是爱清哥哥志伟的房间,此刻志伟与他的女友淑贞正在床上缠绵着,两个小女生虽然看不到他们赤裸裸的性爱镜头,但是却能清楚的听到志伟的喘息,以及淑贞的婉转呻吟,还有就是床舖在他们动作之下发出有节奏的声音。



「小娴,我们来得正是时候,我哥哥好像快要射了..」爱清喉咙乾乾的说着。



这时爱清的手已经忍不住地伸进校裙里面,隔着内裤抚摸自己的蜜穴,薄薄的尼龙布料很快就被她黏黏的汁液给浸湿了。



她看到美娴的手也在她自己的裙底下动作着。



隔壁房间,淑贞的呻吟声开始越来越重浊了,然后是志伟的一阵急喘,最后两人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

爱清和美娴坐在床上,动作仍然是保持着安静,只有她们的手还在裙底下有规律的活动。



从撩起来的裙子看过去,爱清可以明显的看见美娴穿的棉质白内裤,湿得简直可以挤得出水来了。



大概又过了大约十分钟,她们才听见志伟和淑贞走出房间,然后就跟着出门去了,两个女孩,又等了一两分钟才偷偷走进志伟的房间。



一进去后,爱清马上熟练地在床边的垃圾桶中翻出一个用过的保险套,套子里盛满着的液体彷彿仍有余温。



爱清两根手指拈着套子,就像捏着一根软下来的肉棒,在美娴脸前晃动。



「哇!爱,你哥哥一次真的能射出来这幺多喔?」美娴伸出手想要接过套子,但爱清却把手快速的缩回。



「ㄟ!我们不是说好的吗?你忘了喔?」



「没有啊!我没忘..」



美娴又说:「不过..我们回去你房间在做好不好?」



两个女孩这才回到爱清的房里,美娴坐在床边,撩起校服的裙子,爱清替她脱下内裤,她看见内裤裤档早就被美娴的黏液弄湿了一大滩,她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内裤上面舔了一下。



美娴张开着两腿,裸露出还没开始长毛的蜜穴,那两片迷人的阴唇已经湿淋淋的娇艳欲滴。爱清看了不禁又吞了一大口口水。



「小爱,你哥哥的那一根,大不大支啊?」美娴问。



「算是中等的吧!不过要是他格外兴奋的话,也会涨得很大喔!」



「那你是怎样看到你哥哥的肉棒呀?」



「有的时候他在乾他女朋友时,他以为家里没有人在,就不关房门,结果就全被我给看见了。」


爱清把装着哥哥精液的保险套递给美娴,自己就蹲在床边,把头埋在美娴双腿中间,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说:「好美娴,你的小穴穴真的好漂亮又好香喔!」



爱清话说完就开始舔起美娴的蜜穴了。



美娴拿着装满精液的保险套,躺在床上,把保险套内的精液一点点的倒进自己口中。


两个女孩不再说话了,各自品尝着嘴巴里那股浓浓阳精和阴精的美味。



过了好一会,美娴把志伟的精液都吞得清光了,还意犹未尽的舔着唇。



「怎幺样?我哥哥的精液,味道好吗?」爱清趴在她的身上,一手从她的衬衫底下伸进去,抚摸她小小的乳房。



「我也不知道!」美娴说:「这可是我第一次吃到男人的精液。」



「那就是说,你有吃过女人的精液萝?」



「什幺啦!女人哪有什幺精液呀?」



爱清不知什幺时候也脱掉了内裤,她用手把美娴的双腿再分开些,让自己的蜜穴紧紧贴着美娴的蜜穴,然后轻轻的摆动起下体。



两个女孩的阴唇就像是在接吻一样的黏在一起。



美娴感觉到爱清那发硬的小阴核,正在她的阴唇上面磨来磨去的,一阵快感流过她全身,身体忍不住泛起了微微的颤抖。



爱清俯下头亲吻她的嘴唇,舌头舔舐着她嘴唇上残留着哥哥的精液,然后滑进她口腔中搅动,甜甜的津液流进来,美娴也配合贪婪地吸吮着爱清的舌头。



「小娴,你不知道!女人其实也会有精液的..」



爱清接着又说:「不过不一定每次高潮都会射出来的..通常都是要在极度高潮的时候才会射出来,那叫做潮吹也有人叫喷潮..」



「那你在自慰的时候有高潮到射出来吗?」



「只有过一两次呀!」



爱清接着说:「好美娴,你先来帮我舔一舔小穴,看看我这次会不会被你舔得爽到射精..」



「哎育!不要嘛!人家从来没做过这种事,人家不会呀!..」



「不会要学呀!试试看有什幺关係!」爱清不由分说,把她的头按到自己的两腿间,美娴看到爱清肚脐下面长


着细细疏疏的鬈毛,覆盖着嫩嫩的粉红色阴唇,正微微张开着,一阵芬香扑鼻而来。


「爱清,你的妹妹才香呢。」美娴笑说,舌头先在外面沿着阴唇舔了一圈,跟着用手指把阴唇


轻轻拉开,舌头就吐进了爱清的阴道,又缩回来,再吐进去,像一根小小的#肏着爱清紧窄的


屄。爱清发出了满足的呻吟:「哎哟好美娴,你说你从没乾过这事你…你简直是天才」


美娴现在把目标移向了爱清的阴核,将那小小的硬粒含在嘴里,像吃奶一样地吸吮。爱清的腰


肢挺得硬直:「哎哟美娴,好美娴,我不行了我,你吮得我好舒服,哎哟,我不行了我不行了,


好美娴,用力用力哎哟我不行了我」爱清的腰挺了两挺,美娴便觉得有什幺浓浓稠稠的射进


她口中:「你射精了爱清,你射精了」


「我知道,」爱清大口喘着气:「美娴,现在你可以告诉我,我和我哥的精液,谁的味道好些





「这个嘛,」美娴躺在她身边:「我要多尝几次,才能知道谁的味道好。」


「那就再尝尝我的怎幺样」忽然有人说。两个女生吓了一跳,向房门看去,爱清的哥哥志伟


正站在门边,笑嘻嘻地看着她们。


「哥,你偷看我们」爱清连忙拉下裙子遮掩住自己,志伟走了进来,又把妹妹的裙子拉起:


「你们不是偷看我和淑贞还偷我的保险套,喝我的精液呢。今次让我逮到了,你说,要怎幺


罚」一边说,志伟一边探手到妹妹两腿中间,抚摸她仍然润湿的屄。爱清也不再闪避,大方


地让他摸:「你说呢」


「你不是喜欢喝我的精液幺就让你喝新鲜的。来,替我把小弟弟掏出来,马上就有新鲜的精


液喝了。」


爱清毫不迟疑,就拉下哥哥的裤鍊,掏出他的#来,边说:「我的同学呢她也要喝的。」


「没问题,你哥哥我有的是精液。」


爱清把头凑近志伟的#,就张口含着它吮吸起来,志伟把美娴拉到身边,一双手同时向她的乳


房、下体进攻。「妈的,我一直想尝尝中学女生的滋味,今天真是美梦成真」


另一个美梦成真的是爱清,当志伟炽热的精液射进她口中时,她兴奋得几乎又一次洩精。


然后志伟躺下来,让美娴吮他。那东西一连射了两次,已有些软了,志伟一面舔美娴的屄,一


面等待自己恢复体力,最后也在美娴口中发洩,虽然精不多,但美娴已经尝过了一次,也很满


足了。


美娴回家前,志伟叮嘱她:「下次再来,让我替你开苞。」


「哥,那我呢,你替不替我开苞」爱清说。


「你这小淫娃,还不容易吗」志伟淫笑:「只等我这根硬起来,马上就让你尝尝被肏的滋味。





「那要等多久」


「用不了多久,今天晚上到我房里来,包你欲仙欲死。」


爱清的小脸上泛起一片色欲的光芒……